绿色游戏,公平竞技;文明聊天,和谐交流。游戏请勿作弊,切勿沉迷!
通知
导航: 流星 罗马 帝国 征服者 红警 突袭 灌水 美女 视频 下载平台 办理VIP 充值互币

互动游戏对战平台官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互动平台帐号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92|回复: 2

流星蝴蝶剑读后感

[复制链接]

4

主题

0

好友

752

积分

论坛等级: 上等兵

Rank: 3Rank: 3

UID
4430
帖子
81
互币
647
平台军衔
中尉
登录次数
1611 次
平台在线
39天15时
大厅马甲
发表于 2019-8-8 15:11:43 |显示全部楼层
亲,当您能看到这句话时,
说明您屏蔽了互动论坛提供的广告
(┬_┬)
我们的生存需要您的支持,您懂的!
天天免费领,金额随机,最高99元
红包可当现金消费,请在三天内使用
本帖最后由 夢回三國戰吕布 于 2019-8-8 15:38 编辑

就在这刹那间,不知从哪里冲过一人谁也没有看清他长得是高是矮,是胖是瘦,只看到他穿着一身暗灰色的但每个人都听到他说了一句话,九个字:“谁对老伯无礼,谁就死!”

说九个字并不要很长的时候,但这九个字说完,黄山三友就变成了三具死尸,三个人几乎是在同一刹那间断气的。

就在这人冲出来的那一刹!

他冲过来的时候,左手的匕首已刺入了一泉的胁下。

匕首一刺入,手立刻松开。

一泉的惨呼还未发出,这只手已挥拳反击在一石的脸上。

他拳头击碎一石的鼻子的时候,也就是他右手抓住一云腰带的时候。

一云大惊挥剑,但剑还未削出,他的人已被抡起摔下。

他的头恰巧摔在一石的头上,几乎每个人都听得见他们的头骨撞碎时发出的声音,而那种声音本来只有在地狱中才能听到。

还是没有人能看到这灰衣人的面目。

他右手抡起一云的时候,左手已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,他脸上立刻染上了从一石鼻子里流出来的血。

其实他根本不必这样做。大家全已被吓呆了,哪有人还敢看他的脸。

来到这里的大多是武林豪杰,杀两三个人对武林豪杰说来也算不了什么大事,但大家还是被他吓呆了。

杀人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杀人的方法——迅速,准确,残酷。

从没有人杀人能如此迅速,准确,残酷!

孙剑道:“你是不是认得方幼苹的老婆,是不是和她有不清不楚的关系?”

毛威的脸色变了。

他脸色一变,他的保镖打手就冲了过来,其中有个脸上带着疤痕的麻子,一步窜了过来就想推孙剑的胸膛。

孙剑忽然瞪起眼,厉声道:“你敢!”他发怒的时候全身立刻充满了一种深不可测,却又威严四射的力量,令人望而生畏。麻子的手几乎立刻缩了回去。

但打手这碗饭并不是容易吃的,要吃这行饭就得替人拼命,近年来毛威的势力日渐庞大,他已很少有为主人卖命的机会。

近年来他日子也过得很好,实在不想将这个饭碗摔破,咬了咬牙齿,手掌变为拳头一拳向孙剑胸膛上击出。

孙剑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,将他手劈反拧,跟着一个肘拳击出,打在他的脊椎上。

麻子面容立刻扭曲,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。

但尖叫声并没有将他骨头拆碎的声音罩住,他倒下去的时候,身子已软得好像是一滩烂泥。

孙剑也觉得自己出手太重了些,但他不想在这种人身上多费手脚。

这是他小时候从一个人那里学来的,做事要想迅速达到目的,就不能选择手段,最好第一击就能先吓破对方的胆。

和麻子一起冲过来的人,果然没有一个人再敢出手,饭碗固然重要,但和性命比较起来还是要差得远一点。

孙剑再也不看他们一眼,盯着毛威,道:

“我问你的话,你听到没有?”

毛威的脸已胀红,脖子青筋暴露,道:

“这件事与你又有何关?”

[发帖际遇]: 夢回三國戰吕布 在论坛积极发帖遇见 孤枫,他送了 3 互币,没想到此时居然梦想成真. 幸运榜 / 衰神榜

4

主题

0

好友

752

积分

论坛等级: 上等兵

Rank: 3Rank: 3

UID
4430
帖子
81
互币
647
平台军衔
中尉
登录次数
1611 次
平台在线
39天15时
大厅马甲
发表于 2019-8-8 15:34:3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夢回三國戰吕布 于 2019-8-8 15:41 编辑

孙剑的手突又挥出,掌缘反切在他右边的肋骨上。

这一招并不是什么精妙的武功,甚至根本全无变化,但却实在太准,太快,根本不给对方任何闪避招架的机会。

毛威的尖叫声比那麻子更凄惨。

他已有十几年没有挨过打。

孙剑道:“这次我没有打你的脸,好让你还可以出去见人,下一次就不会如此客气了。”

他看着毛威手抱着胸膛,在地上翻滚,不等他停下,就揪住他衣襟,将他从地上拉起,道:“我问你,你就得回答,现在你明白了么?”

毛威的脸色已疼得变了形,冷汗滚滚而落,咬着牙点了点头。

毛威摇摇头,喉咙里忽然发出低沉的嘶喊,道:“这女人是条XX,是个**。”

孙剑看到他目中露出愤怒怨毒之意,就知道他绝不会再跟那女人来往,因为他已将这次受的罪全都怪在她头上。

世上大多数人自己因错误而受到惩罚时,都会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,绝不会埋怨自己。

孙剑觉得很满意,道:“好,只要你不再跟她来往,一定可以活得长些。”

毛威暗中松了口气,以为这件事已结束。

谁知孙剑忽又道:“但以后她若和别的男人去鬼混,我也要来找你。”

毛威吃了一惊,嘶声道:“那女人是个天生的**,我怎么能管得住她?”

孙剑盯着他的眼睛,缓缓道:“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想得出法子的。”

毛威想了想,目中忽然露出一丝光亮,道:“我明白了!”

孙剑脸上第一次有了笑容,道:“很好,只不过这种天生的**,随时随地都会偷人,你既然已想出了法子,就越快去做越好。”

毛威道:“我懂得。”

孙剑的拳头忽又笔直伸出,打在他两边肋骨之间的胃上。

毛威整个人立刻缩了下去,刚吃下的酒菜已全部吐了出来。

孙剑的脸上却露着笑容,道:“我这不是打你,只不过要你好好记得我这个人而已。”

他把人打得至少半个月起不了床,还说不是在打人,这实在令人哭笑不得。

但他说的话,别人只有听着。

孙剑走过去,将桌上的大半壶酒一饮而尽,皱皱眉道:“到底是暴发户,连好酒坏酒都分辨不出,又怎么分得出女人的好坏呢!”

毛威脸上忽然挤出一丝笑容,道:“姓方的那女人虽是个**,却的确是个很够味的女人。”

孙剑道:“你的女人呢?”

毛威的脸色又变了变,道:“她……她们倒没有一个比得上她的。”

孙剑盯着他,忽然笑了笑,摇着头道:“你的话我不信,你连酒都不懂,怎么懂女人。”

这句话未说完,他忽然冲了进去。

他已看到屏风后有很多的女人在躲着偷看,冲进去就选了个最顺眼的拉过来,扛在肩上。

这女人似乎已被吓昏了,连动都不动。

毛威变色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孙剑道:“不干什么,只不过是干你常常干的。”

他又拉住了毛威的手,厉声喝叱道:“送我出去。”

他不想半途中被人暗算,所以拉个挡箭牌,他不怕别的,只是怕麻烦。

毛威只有送他出去,几乎连眼泪都流了下来,道:“只要你放了凤娟,我送你一千两金子。”

孙剑眨眨眼,道:“她值那么多?”

毛威咬着牙,不肯回答。

孙剑道:“你很喜欢她?”

毛威还是拒绝回答。

孙剑又笑了,道:“很好,那么你下次打别人老婆主意时,就该先想想自己的女人。

门外有匹高头大马,显然是匹良好的千里驹。

孙剑一出门,就跳上马绝尘而去,绝不给别人报复的机会。

这也是他小时候在一个人那里学来的。这人不大说话,说的每句话都令人很难忘记。

马行十里,他肩上扛着的那女人忽然吃吃地笑了。

孙剑道:“原来你没有晕过去。”

凤娟吃吃笑着道:“当然没有,我本来就想跟着你走的。”

深夜。

这条街本来是城里最热闹的一条街,但现在每家店铺却已熄灯打烊,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一点灯光,也听不到一点声音。

武老刀陪着律香川走到这里来,却不懂是要来干什么?

他也不敢问。

律香川虽年轻,态度虽然很有礼貌,但像武老刀这种老江湖却已看出这人有一种年轻人特别不同的气质,虽没有老伯年轻时那么威严四射,却更深沉难测,将来的成就一定不会在老伯之下。

武老刀有心结交这位年轻人,所以对他特别尊敬。

街上最大的酒楼叫“八仙楼”,现在每一扇窗子都是漆黑的,酒楼的伙计显然早已睡得很沉了。但律香川却直接就走过去推门。门居然没有上栓,楼上灯火通明,只不过每扇窗子都蒙着很厚的黑布,所以外面看不到一点灯火。

有四五十个人早已在这里等着,从衣着上看来,这些人的身份复杂,但却有一点相同之处。

每个人的神情都很沉静,一双手都粗糙而有力,他们彼此间显然互不相识,但看到律香川,每个人全都站了起来躬身行礼。

在这一刹那间,武老刀忽然发觉老伯的势力远比他想像中还可怕得多。

他完全没有看到律香川召集任何人,这些人却全都来了。他在城里住了二十多年,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。

最妙的是,这八仙楼的老板余百乐也在这人群之中,而且第一个走过来迎接律香川的就是他。

武老刀和他做了二十年的朋友,居然始终不知道他与老伯有来往,而且显然还是老伯的属下。

律香川对他的态度谦和又带着三分尊敬,就像是一个聪明的帝王对待他的功臣一样。

余百乐躬身道:“除了有事到外地去了的之外,人多数已到,请吩咐!”律香川微笑着点了点头,张开双手,道:“各位请坐下,老伯令我问各位好。”

大家一起躬身道:“不敢,属下等一直惦记着老伯,不知他老人家身体可健康?”

律香川笑道:“他老人家就像是铁打的,各位都是他的老朋友,当然知道得比我还清楚,就算瘟神见了他,也要落荒而逃的!”

每个人都笑了。

刚才大家心里都是有点紧张不安,但现在却已全都一扫而空。

律香川道:“今天和各位初次见面,本该敬各位一杯酒,却又怕余老板心疼。”大家又在笑。

等这阵笑过了,律香川神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,接着道:“何况,不瞒各位,这次我到这里来,肩上的担子很重,这件事若是不能解决,我也没脸再回去见老伯了,各位想想,我怎么有心情喝酒呢?”

有人接着道:“律先生若有什么困难,无论是要人还是要钱,但请吩咐。”

律香川道:“多谢。”

他等到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之后,才接着道:“现在我想要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‘十二飞鹏帮’总舵的马厩!”

夜更深,武老刀和律香川走在归途。

现在他对这少年人的尊敬比过去更深。律香川刚才说话的时候,他一直在旁边留意着,他发觉这少年不但说话比老江湖更有技巧,而且还有种特殊的魅力,能够使每个初次见到他的人就想跟他亲近,而这种亲近并无损他的威严。

由于多年亲身的体验,武老刀深知一个人要得人敬爱是多么的困难。

最令武老刀感动的是,律香川虽急于在人群中建立自己的声望和地位,却还是未忘记将老伯高置于他自己之上。

文虎道:“我们先打听出徐大堡主有个女儿,就想法子将她架走。”

老伯道:“他女儿多大年纪?出嫁了没有?”

文虎道:“她今年已二十一,还没有出嫁,因为她长得并不漂亮,而且脾气出名的坏,据说她以前也曾订过亲,但她却将未来的亲家翁打走了!”

老伯点点头,道:“说下去。”

文虎道:“我们又想法子认识了江家兄弟,把他们灌醉,然后带到徐姑娘那里去。”

文豹接着道:“那两个小子喝醉时见到女人就好像苍蝇见到了血,也不管这女人是谁,一见面立刻就动手蛮干。”

文虎道:“等他们干完,我们才出手,给了他们个教训。”

文豹道:“我们动手时很留心,特别避开了他们的头顶和后脑,绝不会把他们打死,但至少在三个月内他们绝对起不了床。”

他们兄弟一个练的是打虎拳,一个练的是铁砂掌,他们的武功也和老伯属下其他的人一样,一点花巧都没有,却快得惊人。

老伯却说,武功不是练给别人看的,所以根本用不着好看。

江家兄弟清醒时也许能跟他们过过招,但喝得大醉时,除了唉声和叫痛外,什么花样都使不出来了。

文虎道:“然后我们就雇了轿,将这三个人全都送到徐青松那里去。”

文豹道:“只可惜我们看不到徐青松那时脸上的表情。”

他们说得很简短,很扼要,说完了立刻就闭上了嘴。

他们知道老伯不喜欢听废话。

老伯脸上全无表情,连微笑都已消失。

文虎、文豹的心开始往下沉,他们已知道自己必定做错了事。

无论谁做错了事都要受惩罚,谁也不能例外。

过了很久,老伯才沉声道:“你们知不知道做错了什么?”

文虎、文豹一起垂下头。

老伯道:“江家兄弟在床上躺三个月并不算多,徐青松处事不公,受这种教训也是应该的,这方面你们做得很好。”

他声音忽然变得很严厉,厉声道:“但徐青松的女儿做错了什么?你们要将她折磨成那样子?”

文虎、文豹额上,都流下了冷汗,头更不敢抬起。

老伯发怒的时候,绝没有人敢向他正视一眼。

又过了很久,老伯的火气才消了些,道:“这主意是谁出的?”

文虎、文豹抢着道:“我。”

老伯瞧着兄弟两人,目中的怒意又消了些,缓缓说道:“文虎比较老实,一定出不了这种主意。”

文豹头垂得更低,嗫嚅着道:“这件事大哥本来就不大赞成的。”

老伯背负着手,踱了个圈子,忽然停在他面前,道:“我知道你还没有娶亲。”

文豹道:“还没有。”

老伯道:“立刻拿我的帖子,到徐家堡去求亲,求徐姑娘嫁给你。”

文豹就好像忽然被人踩了一脚,立刻变得面色如土,嗄声道:“但是……但是……”

老伯厉声道:“没有什么但不但是的,叫你去求亲,你就去求亲,你害了人家一辈子,你就得负责任,就算徐姑娘的脾气不好,你也顺着她一点。”无论谁做错事都得受惩罚,恐怕也只有老伯能想得出!

文豹擦了汗,说道:“徐大堡主若是不答应呢?”

老伯道:“他绝不会不答应,尤其在这种时候他更不会。”

徐青松当然不会拒绝,现在他只愁女儿嫁不出去。何况文豹本来就是个很有出息的少年。

文豹不敢再说话,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。

文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喃喃道:“好处,有***见鬼的好处。”

文虎道:“常言说的好,有钱没钱,娶个老婆过年,至少冬天晚上,你在外面冻得冷冰冰的时候,回去立刻就可以钻进老婆的热被窝,她绝不会轰你出来。”

文豹冷笑道:“现在我也有很多人的热被窝可以钻,每天都可以换个新鲜的热被窝。”

文虎道:“但那些热被窝里也许早就有别的男人了,你也只有在旁边瞧着干瞪眼,老婆却不同,只有老婆才会每天空着被窝等你回去。”

文豹道:“我想起了一句话,不知道你听过没有?”

文虎道:“什么话?”

文豹道:“就算你每天都想吃鸡蛋,也用不着在家里养只母鸡。”

文虎笑了,道:“这比喻不好,其实老婆就像是吃包饭。”

文豹道:“吃包饭?”

文虎道:“只要你愿意,随时可以回去吃,但是你若想换换口味,还是一样可以在外面打野食。”

文豹也笑了,只笑了笑,立刻又皱起了眉,叹道:“其实我也并不是真的反对娶老婆,但娶来的若是个母老虎,那有谁受得了?”

文虎道:“我也想起了一句话,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?”

文豹道:“你说。”

文虎道:“女人就像是匹马,男人是骑马的,只要骑马的有本事,无论多难骑的马,到后来还是一样变得服服帖帖,你要她往东,她绝不敢往西的!”

他又笑了笑,接着道:“你嫂子的脾气本来也不好,可是现在……”

文豹道:“现在她脾气难道很好么?”

文虎抬起了头,昂然道:“现在我已渐渐让她明白了,谁是一家之主。”

他的话刚说完,菊花丛中忽然走出了个又高又大的女人,一双比桃子还大的杏眼瞪着他,道:“你倒说说看,谁是一家之主?”

文虎立刻变得像是只斗败了的公鸡,赔笑道:“当然是你。”

他走出市镇,晨雾还未消失。

“走到什么时候?走到哪里去?”

他不知道。甚至根本没有去想。

他想得太多,太乱,现在已变成一片空白。

微风中传来泉水流动的声音,他不知不觉走过去,在流水旁坐下来。

他喜欢听流水的声音,喜欢流水。

流水也会干枯,却永远不会停下来,仿佛永远不知道厌倦。它那种活泼的生机永恒不变。

现在花已凋谢,草已枯黄。

但他们并不在乎。

只要他们能在一起,他们什么都不在乎。

是花开也好,花落也好,是春天也好,秋天也好,他们只要能在一起,就会觉得心满意足。

他们还年轻,相爱着。

天亮了。

黑暗无论多么长,总有天亮的时候。

清晨的太阳,新鲜得就像是刚摘下的草莓。

风吹在人身上,令人觉得懒洋洋的,仿佛又到了春天。

一个人要做事,要活得比别人强,就不能不将心肠硬下来,越硬越好。

但他的心却已飞了起来,觉得自己新鲜得就像这初升的太阳,自由得像风。
[发帖际遇]: 天地一声巨响,惊见忘收心闪亮登场,并送 夢回三國戰吕布 一把"火龙血剑",但这个傻瓜怀疑是假的,拿去当了 1 互币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0

好友

752

积分

论坛等级: 上等兵

Rank: 3Rank: 3

UID
4430
帖子
81
互币
647
平台军衔
中尉
登录次数
1611 次
平台在线
39天15时
大厅马甲
发表于 2019-8-12 00:04:38 |显示全部楼层
习惯了下雨天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版|帮帮团帮客|VIP 办理|免责声明|广告合作|赞助我们|平台官方QQ群:8820761|粤ICP备18006390号
Copyright © 2004 - 2019 互动游戏对战平台 HD.Fxt365.Com  版权所有   
互动对战平台目前已通过金山安全中心、360安全中心、QQ电脑管家、百度杀毒等多家杀软的安全认证。在360软件管家、QQ软件管家、百度软件中可直接下载安装。
绿色游戏,公平竞技;文明聊天,和谐交流。游戏请勿作弊,切勿沉迷!
用户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发表者完全独立承担其发表内容导致的一切法律责任。发表内容请遵守国家法律。 [点击这里进行举报投诉]
Discuz! X3.2  技术支持: Comsenz Inc.      GMT+8, 2019-8-21 11:07, Processed in 0.123517 second(s), 29 queries , Gzip On.
回顶部